查看: 12|回复: 0

《喜宝成长记:新生夏令营》七月里的大晴天

[复制链接]

2019

主题

2019

帖子

621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213
发表于 2020-3-27 23:4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七月里的大晴天,炎热无比,就算是北方城市也不例外。

  不过,在夏洛市,七月非常受小学生们的喜爱。

  因为在七月,他们将要告别学校很久很久,去过一个愉快的暑假。

  这些小学生虽然不是寄宿生,但因为今天是正式放暑假的日子,很多家长早早地就等在学校门口。

  一时间,树塔学校的门口人山人海。

  遗憾的是,并不是所有的小学生都很开心。特别是在这个学期表现并不良好的学生,他们的老师与家长有过“深刻谈话”。

  他们在将要到来的暑假中,面临各种补课。

  不过例外之中依然有很多例外。

  大树荫下,一辆豪华小汽车旁边,一个胖胖的男孩子又蹦又跳地转着圈欢呼:“太好啦!妈妈!我真的可以不用上数学辅导班了吗?”

  “当然啦——我们现在就出发去美食岛,巧克力你是未来大美食家,不用去补习数学,也不用去游泳馆减肥——”巧克力的妈妈铁雅一边说一边冲着巧克力眨眼睛。

  “可是——怎么跟爸爸交代呢?爸爸让我从放假第一天就开始上数学辅导班——”想到严厉的爸爸,巧克力说话都变得支支吾吾起来。

  巧克力的爸爸是夏洛市有名的旅游资源开发商,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,寻找有趣好玩的地方。

  “刚刚放假,开学还早呐,我们先休息两天嘛,艾格华爸爸又飞去哥本哈根咯,我们一周之内保证回来。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在美食岛帮艾格华爸爸找到更好的旅游资源——”

  每当和巧克力提起爸爸艾格华,铁雅总是喜欢直接喊巧克力爸爸的大名,巧克力妈妈是南方人,普通话一点也不标准,但她却又十分喜欢讲话,尤其是和巧克力一起想办法“对付”巧克力爸爸的时候,往往各种奇思妙想。

  “那我们出发喽——”巧克力高兴地钻进车里,妈妈随后也跟了进去,“去机场——”她对司机说。

  豪华小汽车十分灵活地从人群和车群里退了出来,向宽阔的大马路上驶去。

  蓝莓儿一家三口向刚刚停在路边的一辆小白车走过来,那辆白色的小车虽然早上刚刚清洗过,看上去仍然旧旧的。

  “莓莓,明天天气很好,我们去小明湖里划船怎么样?我们还可以钓鱼,你最喜欢钓鱼了!”蓝天帮女儿抱着沉甸甸的一摞书,这是蓝莓儿早上刚从学校图书馆借来,准备暑假要读的书。

  前几天,蓝莓儿的老师找他谈话。

  “暑假对于蓝莓儿来说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。这个孩子虽然年纪小,但是对于学习却非常痴迷,这是好现象,但她的问题在于她太过于勤奋了。”

  蓝天和铁静是十分懂孩子的家长,其实不用老师说,这个问题他们自己从蓝莓儿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注意到了,因为蓝莓儿比别的孩子睡得都要晚。才刚刚念完四年小学,但她已经看完了一个书架的书。别的孩子大都需要在父母的监督下才肯好好读书,但是蓝莓儿,却需要在父母的监督下才肯好好休息。

  铁静不得不给她报了钢琴课和舞蹈课,希望她能在学习钢琴和舞蹈的时候能够休息一下。谁知,蓝莓儿却把这些课当作了重要的知识来学习,十分认真地对待,从来不缺课。她从来分不清,哪些课重要,哪些课不重要,只要是决定学习,在她看来都是同样重要的事情,同样需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。所以她在各项学习上花费的时间比同龄的孩子多出了许多。

  “我不累,我不想钓鱼不想划船,暑期钢琴课明天就要去报到呢——我的钢琴指法一直练不好,我想请老师再给我补补课——我不能玩儿。”蓝莓儿看了爸爸一眼,皱着眉头说。

  虽然小小年纪,但表情和口气都让她看上去要比同龄孩子成熟得多,像个小大人——这是蓝天经常对她说的。

  听到蓝莓儿这么说,蓝天和铁静不由得对视了一眼。铁静眉头一挑,无奈地摇摇头。

  “这个孩子,看一眼就知道我在想什么——不过,划船和钓鱼确实都是想让她休息一下的借口呢——”

  蓝天心里想着,伸出一只手挠挠头发。不管怎么样,被女儿一下子说穿心里的想法,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。

  其实,比起蓝天,铁静更是忧心忡忡。她觉得蓝莓儿的问题不在于她比同龄的孩子更早地开始学着说话,早早地就能把话讲得十分清楚,而在于她常常直白地就说出别人心里面正在想的事情,很小的时候大家会夸奖她童言无忌。但是后来,这样的习惯越来越不受欢迎,有的老师甚至认为这个孩子可能有某些心理问题。

  “可——是他们的眼睛告诉我的,就好像眼睛代替了嘴巴跟我讲话,我当然要回答呀——”每次铁静想要责问她的时候,蓝莓儿总是这样回答。铁静就不再说什么,因为她觉得蓝莓儿说得并没有什么错误。只是很多时候,她常常会说出一些别人心里面不愿意说出的真相,而让别人觉得不舒服。

  难道这孩子——

  十一年前,她在星园的龙舌兰花园旁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——蓝天和铁静又陷入沉思。

  “爸爸——妈妈——你们走快点——”蓝莓儿已经背着她的小水壶走到了车门前。

  “来喽——”蓝天快步走向前,打开车门,然后一边鞠躬一边说,“蓝莓儿小姐,请上车——”

  蓝莓儿被爸爸逗乐了,终于裂开嘴巴笑了,她昂起头说:“谢谢蓝天先生——”

  看到女儿笑得这么开心,铁静的心情也好了很多。她快步走过来,刚才的烦恼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“爸爸,这是你新买的车吗?我感觉它变模样了。”

  “没错,上次买的二手车耗完一桶油以后,就再也加不进油了,爸爸又新买了一辆二手车,今天早上的时候刚刚开过来——”

  “哦——但愿它能陪我们度过这个暑假——”

  蓝莓儿一边和爸爸聊着天,一边看着车窗外。因为每次上下学都走同一条路线,所以街上都是她熟悉的景物,但蓝莓儿每次都像是第一次路过这里一样,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街上的一切。

  忽然,车子停了下来。

  “很抱歉,它好像又出故障了……”爸爸又十分不好意思挠挠头。

  “没关系,爸爸,我相信你一定能很快把它修好的!”蓝莓儿笑着对蓝天说,口气像是爸爸的朋友一样。

  蓝天被她这副“小大人”的模样逗笑了。

  很快,白色二手车又重新发动了。

  蓝天的白色二手车驶过位于市中心的一所私立小学的时候,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又多了起来。蓝天把车开得很慢,后来,他们干脆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。

  “乐乐——”听到喊声,蓝莓儿才注意到在大树底下还站着一位阿姨,看上去比妈妈的年纪要大很多,梳着长长的麻花大辫子。

  同时,蓝莓儿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背着书包朝这边走了过来。麻花辫阿姨快步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乐乐——渴吗?看你热得——快来,先喝口水——”

  麻花辫阿姨不停地跟男孩说着话,但是男孩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,只是稍微抿了抿嘴角,除此以外脸上始终没有表情。

  “夫人今天有临时彩排,所以没有来接你,不然——是她刚刚送我到这里来的,但是她刚刚接到一个电话又急匆匆地离开了——”男孩喝着水,麻花辫阿姨又开始絮叨了,说到这里的时候,男孩忽然就不喝水了,把水壶放到麻花辫阿姨手里。

  “夫人?真老土的称呼呀——”蓝莓儿说着。

  “那个小哥哥虽然文文静静的,但不是很有礼貌哟——”铁静说着,又觉得这个男孩似乎有什么地方和蓝莓儿很像,铁静刚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。

  “不——妈妈,小哥哥其实在跟麻花辫阿姨说谢谢,但是他好像不开心——”蓝莓儿看着车窗外的男孩,幽幽地说。

  “他的眼睛好熟悉呀——”蓝莓儿说。

  “嗯!他的眼睛长得很好看,像我们家莓儿的眼睛——”铁静说。

  铁静虽然那么说,但她并不希望蓝莓儿再多看这个男孩子一眼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感觉这个男孩子和蓝莓儿来自同一个家,他们之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默契——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默契。铁静是心思缜密的人,常常能发现别人观察不到的细节,这一点,蓝莓儿倒是很像她。然而——铁静拼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,不再胡思乱想。

  “哦——是吗是吗,我再看看——”蓝莓儿兴奋地把头伸出车窗外面,却正好撞上走过来的男孩。

  “对不起——对不起——”蓝莓儿有点慌张,以为自己撞到了别人。

  男孩子看了一眼蓝莓儿,脸上仍然没有表情。

  “对不起,都是乐乐不小心——”麻花辫阿姨对蓝莓儿说。

  “没关系——我知道你在说没关系——”她仰头看着男孩说。

  蓝莓儿说完这句话,男孩的脸终于有了变化——满脸惊讶!

  就连麻花辫阿姨似乎也不太习惯男孩子脸上忽然发生的巨大变化,诧异地看着他。

  不一会儿,蓝莓儿和蓝天都下了车,麻花辫阿姨才回过神,连忙说:“这是我家小公子,大名叫酷乐。我是他们家的保姆,我姓白——”

  又是“夫人”,又是“小公子”的,这个阿姨的词汇好老土呀——蓝莓儿在心里嘀咕着。

  “白阿姨好,你好,我叫蓝莓儿——”蓝莓儿学着大人的样子朝酷乐伸出手,但是酷乐并没有同样伸出手。

  这让蓝莓儿有些生气——刚刚他的眼睛明明显得非常有礼貌呀——

  奇怪,他的嘴巴不动,眼睛也不再说话了——

  蓝莓儿生气地噘着嘴巴,缩回了手。

  “这位大姐,这些行李都是您的吗?”蓝天很快转移了话题,他指着麻花辫阿姨旁边的两个大行李箱。

  “我们今天要回乡下去,哦,不好意思,我们现在要去火车站了——”

  “火车站还好远呢,那我送你们过去——”蓝天见到有需要帮助的人,总会十分热情。

  “我们搭公交车过去就可以了——”不过白阿姨她看了看时间,可能觉得有点来不及,就不再推辞。

  很快,蓝天的二手小白车调转方向朝火车站驶去。

  铁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,蓝莓儿、酷乐和白阿姨坐在后排,车开起来的时候,她又在兴致勃勃地看窗外的风景了。

  “哇——跑那么快——”蓝莓儿忽然大喊了一声,从上车后就一动没动的酷乐也随着声音看向车窗外。

  一个头发蓬乱的男孩子正大呼小叫地从他们的车旁边转过去。因为差一点碰到车上,男孩子跑过去的时候,还回头吐了吐舌头。

  确切地说,那个男孩子不是在跑,因为他的脚上还踩着轮滑鞋,一双很旧很旧的轮滑鞋。

  男孩子如此放肆,引起了蓝莓儿和酷乐的不满,不过酷乐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“喂——你小心点儿呀——”蓝莓儿冲着他大声喊。

  可是蓝莓儿话音还没落下,那个男孩子忽然“扑通”一声五体投地向前扑倒了。

  “啊——”蓝莓儿张大了嘴巴。酷乐也急急地把头探向车窗。

  “快停车,快——”铁静喊着。

  蓝天迅速把车停在男孩子的旁边,很担心是不是刚才撞到他了。

  可是——原来,是他的旧轮滑鞋掉了一个轮子。

  蓝天慌慌张张地把他抱起来,捏着他的胳膊和腿,一个劲儿问他疼不疼?有没有摔到哪里?弄得男孩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他使劲挣脱出来,说:“没关系,我没有受伤,真抱歉,轮滑鞋的轮子经常掉——”

 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摔断骨头,他前后左右踢了踢腿,又甩了好几圈胳膊。

  蓝天这才肯松开抓着男孩子的手。

  不过他还是没能“逃脱”,蓝天把他拉到车上,说一定要亲自送他回家。

  这样,白色二手车的后座位上又挤上了一个小男孩。

  三个孩子紧紧巴巴坐在一起。

  男孩子先看着酷乐说:“我叫喜宝——你呢——”

  但酷乐看着他不说话,“你叫什么名字——”这个叫喜宝的男孩子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他叫酷乐,我叫蓝莓儿——别指望他跟你说话——”蓝莓儿不耐烦地说。

  “哦——”喜宝不知所措。

  “那个——叔叔——,我刚刚和我奶奶走散了,但是我没有等到她,我担心——我可不可以借你的手机用一下,我想——”喜宝因为在说谎,所以支支吾吾的。

  事实上是他自己逃跑的,因为奶奶要带他去一个叫作“树塔学校”的地方。

  这个学期,他的班主任不止一次跟奶奶“告状”。喜宝在班上实在太顽皮了。每次下课的时候,他刚一离开座位,就开始跑了,常常撞到其他同学。并且总是喜欢在学校里滑着他的旧轮滑,十分危险。

  班主任在电话里或是当面跟月奶奶讲这些的时候,月奶奶并没有很不开心,只是一个劲儿地说:“老师您辛苦啦,多费心——”

  但喜宝似乎明白,就在这个暑假,奶奶仿佛要对他“采取措施”,而去什么树塔学校就是第一步。

  “我不想去遵守那些纪律,真无聊,为什么大家要一个速度跑步,太没劲了——”喜宝暗暗地想着,然后就悄悄从奶奶身边跑开了。

  等下奶奶看不到我,一着急就不会带我去什么树塔学校了吧,我不想一整个假期都待在那个学校啊!

  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