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2|回复: 0

《喜宝成长记:新生夏令营》三个孩子紧紧巴巴坐在一起

[复制链接]

901

主题

901

帖子

276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67
发表于 2020-3-24 23:4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蓝莓儿一边和爸爸聊着天,一边看着车窗外。因为每次上下学都走同一条路线,所以街上都是她熟悉的景物,但蓝莓儿每次都像是第一次路过这里一样,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街上的一切。

  忽然,车子停了下来。

  “很抱歉,它好像又出故障了……”爸爸又十分不好意思挠挠头。

  “没关系,爸爸,我相信你一定能很快把它修好的!”蓝莓儿笑着对蓝天说,口气像是爸爸的朋友一样。

  蓝天被她这副“小大人”的模样逗笑了。

  很快,白色二手车又重新发动了。

  蓝天的白色二手车驶过位于市中心的一所私立小学的时候,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又多了起来。蓝天把车开得很慢,后来,他们干脆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。

  “乐乐——”听到喊声,蓝莓儿才注意到在大树底下还站着一位阿姨,看上去比妈妈的年纪要大很多,梳着长长的麻花大辫子。

  同时,蓝莓儿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背着书包朝这边走了过来。麻花辫阿姨快步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乐乐——渴吗?看你热得——快来,先喝口水——”

  麻花辫阿姨不停地跟男孩说着话,但是男孩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,只是稍微抿了抿嘴角,除此以外脸上始终没有表情。

  “夫人今天有临时彩排,所以没有来接你,不然——是她刚刚送我到这里来的,但是她刚刚接到一个电话又急匆匆地离开了——”男孩喝着水,麻花辫阿姨又开始絮叨了,说到这里的时候,男孩忽然就不喝水了,把水壶放到麻花辫阿姨手里。

  “夫人?真老土的称呼呀——”蓝莓儿说着。

  “那个小哥哥虽然文文静静的,但不是很有礼貌哟——”铁静说着,又觉得这个男孩似乎有什么地方和蓝莓儿很像,铁静刚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。

  “不——妈妈,小哥哥其实在跟麻花辫阿姨说谢谢,但是他好像不开心——”蓝莓儿看着车窗外的男孩,幽幽地说。

  “他的眼睛好熟悉呀——”蓝莓儿说。

  “嗯!他的眼睛长得很好看,像我们家莓儿的眼睛——”铁静说。

  铁静虽然那么说,但她并不希望蓝莓儿再多看这个男孩子一眼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感觉这个男孩子和蓝莓儿来自同一个家,他们之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默契——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默契。铁静是心思缜密的人,常常能发现别人观察不到的细节,这一点,蓝莓儿倒是很像她。然而——铁静拼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,不再胡思乱想。

  “哦——是吗是吗,我再看看——”蓝莓儿兴奋地把头伸出车窗外面,却正好撞上走过来的男孩。

  “对不起——对不起——”蓝莓儿有点慌张,以为自己撞到了别人。

  男孩子看了一眼蓝莓儿,脸上仍然没有表情。

  “对不起,都是乐乐不小心——”麻花辫阿姨对蓝莓儿说。

  “没关系——我知道你在说没关系——”她仰头看着男孩说。

  蓝莓儿说完这句话,男孩的脸终于有了变化——满脸惊讶!

  就连麻花辫阿姨似乎也不太习惯男孩子脸上忽然发生的巨大变化,诧异地看着他。

  不一会儿,蓝莓儿和蓝天都下了车,麻花辫阿姨才回过神,连忙说:“这是我家小公子,大名叫酷乐。我是他们家的保姆,我姓白——”

  又是“夫人”,又是“小公子”的,这个阿姨的词汇好老土呀——蓝莓儿在心里嘀咕着。

  “白阿姨好,你好,我叫蓝莓儿——”蓝莓儿学着大人的样子朝酷乐伸出手,但是酷乐并没有同样伸出手。

  这让蓝莓儿有些生气——刚刚他的眼睛明明显得非常有礼貌呀——

  奇怪,他的嘴巴不动,眼睛也不再说话了——

  蓝莓儿生气地噘着嘴巴,缩回了手。

  “这位大姐,这些行李都是您的吗?”蓝天很快转移了话题,他指着麻花辫阿姨旁边的两个大行李箱。

  “我们今天要回乡下去,哦,不好意思,我们现在要去火车站了——”

  “火车站还好远呢,那我送你们过去——”蓝天见到有需要帮助的人,总会十分热情。

  “我们搭公交车过去就可以了——”不过白阿姨她看了看时间,可能觉得有点来不及,就不再推辞。

  很快,蓝天的二手小白车调转方向朝火车站驶去。

  铁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,蓝莓儿、酷乐和白阿姨坐在后排,车开起来的时候,她又在兴致勃勃地看窗外的风景了。

  “哇——跑那么快——”蓝莓儿忽然大喊了一声,从上车后就一动没动的酷乐也随着声音看向车窗外。

  一个头发蓬乱的男孩子正大呼小叫地从他们的车旁边转过去。因为差一点碰到车上,男孩子跑过去的时候,还回头吐了吐舌头。

  确切地说,那个男孩子不是在跑,因为他的脚上还踩着轮滑鞋,一双很旧很旧的轮滑鞋。

  男孩子如此放肆,引起了蓝莓儿和酷乐的不满,不过酷乐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“喂——你小心点儿呀——”蓝莓儿冲着他大声喊。

  可是蓝莓儿话音还没落下,那个男孩子忽然“扑通”一声五体投地向前扑倒了。

  “啊——”蓝莓儿张大了嘴巴。酷乐也急急地把头探向车窗。

  “快停车,快——”铁静喊着。

  蓝天迅速把车停在男孩子的旁边,很担心是不是刚才撞到他了。

  可是——原来,是他的旧轮滑鞋掉了一个轮子。

  蓝天慌慌张张地把他抱起来,捏着他的胳膊和腿,一个劲儿问他疼不疼?有没有摔到哪里?弄得男孩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他使劲挣脱出来,说:“没关系,我没有受伤,真抱歉,轮滑鞋的轮子经常掉——”

 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摔断骨头,他前后左右踢了踢腿,又甩了好几圈胳膊。

  蓝天这才肯松开抓着男孩子的手。

  不过他还是没能“逃脱”,蓝天把他拉到车上,说一定要亲自送他回家。

  这样,白色二手车的后座位上又挤上了一个小男孩。

  三个孩子紧紧巴巴坐在一起。

  男孩子先看着酷乐说:“我叫喜宝——你呢——”

  但酷乐看着他不说话,“你叫什么名字——”这个叫喜宝的男孩子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他叫酷乐,我叫蓝莓儿——别指望他跟你说话——”蓝莓儿不耐烦地说。

  “哦——”喜宝不知所措。

  “那个——叔叔——,我刚刚和我奶奶走散了,但是我没有等到她,我担心——我可不可以借你的手机用一下,我想——”喜宝因为在说谎,所以支支吾吾的。

  事实上是他自己逃跑的,因为奶奶要带他去一个叫作“树塔学校”的地方。

  这个学期,他的班主任不止一次跟奶奶“告状”。喜宝在班上实在太顽皮了。每次下课的时候,他刚一离开座位,就开始跑了,常常撞到其他同学。并且总是喜欢在学校里滑着他的旧轮滑,十分危险。

  班主任在电话里或是当面跟月奶奶讲这些的时候,月奶奶并没有很不开心,只是一个劲儿地说:“老师您辛苦啦,多费心——”

  但喜宝似乎明白,就在这个暑假,奶奶仿佛要对他“采取措施”,而去什么树塔学校就是第一步。

  “我不想去遵守那些纪律,真无聊,为什么大家要一个速度跑步,太没劲了——”喜宝暗暗地想着,然后就悄悄从奶奶身边跑开了。

  等下奶奶看不到我,一着急就不会带我去什么树塔学校了吧,我不想一整个假期都待在那个学校啊!

  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